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 > 第985章 我難道不要命了嗎
    筆趣閣 www.itegbsvd.buzz最快更新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最新章節。

    第985章  我難道不要命了嗎

    同樣的簡一也不想打擾宮遠洋休息。

    看著宮遠洋發來的消息,簡一又想到今日所受的委屈,難免有些心酸。

    她緩緩的在屏幕上打了幾行字,要發出去的時候還是刪了。

    而后又重新打上,接著又刪了。

    如此來來回回幾次,簡一想要訴說委屈的心也就淡了。

    這種事她不想讓宮遠洋憂心。

    以后盡量不回老宅就是了。

    宮立川本來對她很好,只是出了今日的事,怕一切都要變了。

    何瑜傷得不輕,需要住院治療。

    何瑜醒來之后,還一直為簡一辯解。

    因此,宮立川先前心里那點疑慮也都沒有了。

    至于簡一推何瑜這事,他不好多說,但該解決的還要解決。

    宮遠洋回來的時候,何瑜已經出院了。

    糖糕那日受了驚嚇,情緒一直不怎么樣。

    所以,簡一雖然沒說什么。

    可宮遠洋一回來便察覺出了不對。

    糖糕漂亮的小臉上始終帶著一股陰郁之色。

    他一回來,糖糕便窩在他懷里乖巧的呆著。

    他買回來的那些小玩意,糖糕看都沒看,吃的也不吃。

    簡一泡了茶過來,端了杯茶給他。

    宮遠洋抬頭看了簡一一眼,神色復雜,“一一,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沒有啊,都挺好的。”

    簡一搖頭否認。

    “我媽來過?”

    宮遠洋皺眉。

    簡一一愣。

    宮立川的的電話打了過來。

    宮遠洋看了一眼接了。

    他回來第一件事自然要回來看妻女,父母那邊還沒過去。

    “遠洋,你回來了?”

    宮立川的聲音有些冷。

    “嗯。”

    宮遠洋意識到了不對,又低頭看了女兒一眼,直覺此事與女兒有關。

    “你今晚帶你媳婦和糖糕過來吃飯,你媽剛出院,你們就沒打算來看看?”

    宮遠洋一怔。

    沉默片刻,他沒多說什么,只說了一個好字便掛了電話。

    他知道這事與糖糕有關,不想說自己不知道糖糕母親住院的事,免得這一切又都怪到簡一身上。

    “到底怎么回事?”

    宮遠洋嘆了口氣,無奈的看著簡一,“一一,我們是夫妻,要彼此信任,有什么事是不能跟我說的?”

    簡一見瞞不下去了,只能無奈道:“本來不想讓你為這事煩憂。”

    可是現在宮立川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她也不能不說,免得宮遠洋誤會。

    她不想背負一個謀害婆婆的罪名。

    宮遠洋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著懷中安靜的女兒臉色微冷。

    “以后糖糕不會再去老宅了,哪怕我爸來接都不行。”

    宮遠洋眼中閃過一抹冷意,“糖糕這個樣子怎么能見我媽,而且……”

    而且他總覺得何瑜不是真心悔過,似乎有什么目的。

    她若是真心疼糖糕,就不會非要搶奪糖糕了。

    “那我們晚上還去嗎?”

    “不然我跟你去吧,糖糕就別去了。”

    簡一猶豫著開口。

    何瑜摔下樓梯,她不是故意的,可到底也造成了傷害。

    所以讓她去道個歉并沒什么。

    但是糖糕這種情況,真的不能再看到何瑜了,否則情況只會更糟糕。

    “你也不用去,我回去看看,很快就會回來,在家照顧好糖糕。”

    宮遠洋低頭在女兒臉頰上親了下笑道:“糖糕乖乖的,爸爸一定會保護好你的,再也不會讓你和媽媽受委屈了。”

    糖糕小姑娘似乎聽懂了爸爸的話,摟著宮遠洋的脖子要親親。

    陪女兒玩了一會,宮遠洋便開車回了老宅。

    他沒打算留下吃飯,也沒趕飯點去,到的時候何瑜有些驚訝。

    何瑜與宮宛馨正在聊天。

    宮立川似乎沒在。

    “遠洋,你回來了,糖糕呢,怎么沒帶糖糕過來?”

    何瑜笑著起身。

    宮遠洋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媽,那天是不是您自己摔下來陷害一一?”

    何瑜臉色一變,“遠洋,你說什么?”

    “怎么是我自己摔下去的,我難道不要命了嗎?”

    宮宛馨更是急道:“大哥,你不能因為偏向大嫂就誣陷媽啊。”

    “明明是大嫂故意推媽下樓的,可是媽為了不讓爸生氣,一直在為大嫂開脫,你怎么一回來就質問媽,是大嫂在你面前挑撥是非了?”

    何瑜也道:“遠洋,你怎么能那樣想媽媽,我真沒想陷害你媳婦,我只是想與糖糕親近親近。”

    “糖糕可是我親孫女,我想要修補我們之間的關系,你媳婦一時激動推我下樓我不怪她,可你……”

    “一一不是那樣的人。”

    宮遠洋神色冷冽的打斷了何瑜的話。

    “媽,您回不回宮家,那是我爸的事。”

    “但是一一是我的妻子,糖糕是我的女兒,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妻子和我女兒。”

    “不管這事是怎樣的,以后您不用再見糖糕了,我不會讓糖糕再回來的。”

    說罷,宮遠洋便要離開。

    他不想廢話,來這一趟是告訴何瑜,以后不要再耍花樣。

    不管有什么借口,簡一與糖糕都不會再來這邊。

    何瑜身體踉蹌了下險些摔倒,氣的臉色鐵青。

    宮宛馨扶住何瑜急道:“大哥,你當真被那個女人迷了心智。”

    “媽怎么可能傷害糖糕,都是那個女人故意的。”

    “閉嘴。”

    宮遠洋皺眉,臉色冰冷,“宛馨,那是你嫂子。”

    “若是你拿她當嫂子,就在這個家里好好生活,若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宮宛馨:“……”

    “遠洋。”

    何瑜著急的解釋,“我真的沒有……”

    宮遠洋卻懶得聽她解釋,轉身向外走去。

    何瑜氣的險些昏倒。

    恰巧趕上宮立川回來,看到這一幕頓時怒道:“遠洋,你給我站住,你是怎么對你媽說話的?”

    “我找你回來,就是想說簡一將你媽推下樓的事,你這什么態度?”

    何瑜住了幾天的院。

    簡一沒探望過一次,也沒打過電話。

    宮立川本來很喜歡簡一這個兒媳婦,但這次的事實在讓他失望。

    就算是不小心將長輩推下了樓,也應該來探望一下,不管不顧實在一點教養沒有。

    “一一不會故意那么做的。”

    宮遠洋停下腳步,眼中閃著冷意,“我是來告訴您,以后不要再去接糖糕。”

    筆趣閣 www.itegbsvd.buzz最快更新厲少,你家老婆超兇的最新章節。
北京pk10彩票分析软件